当前位置: 主页 > 腾博会注册 > 正文

趣味书印中的“体育运动”:注意锻炼身体才能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11-29 11:27

书印不分家,二者间血肉相联。通常,书画家有专门用印,不书不画者,也少不了存几方闲章或藏书印。这当中,藏书印无疑最为风雅。民间称篆刻为刻图章,确实如此,印章除文字印,尚有肖形印一类,题材亦极其丰富。今选出其中“体育运动”一类,大有深意:书画家注意锻炼身体,才能有长久的艺术人生。如果称此为“动”,藏书印体现出来的则是“静”,彰显文化含金量。一动一静,形成对比,亦符合“文武之道,一张一弛”。印章中有历史,有文化,有岁月,有趣味——

作者:博文

书印中的“体育运动”

古肖形印,亦称形肖印、生肖印、象形印或图案印、画印、封蜡印,有别于文字印,描绘当时人们狩猎、搏兽、战骑、饲禽、牛耕等情景以及鼓瑟弹琴、歌舞伎乐、车马出行、乘龙跨虎等生动场面。最常见的是虎、马、鹿、羊、熊、龙、兔、驼、鹊、鹭、鸡、鱼、龟等动物,少数如鸵鸟、犀牛等罕见的外来珍禽异兽,也时有所见。古肖形印大致起源于春秋时期而盛行于战国和两汉。汉印中的人物禽兽,多数造型已十分准确洗练,一望而知,这些作者已具备精湛的写实技巧和丰富的生活以及观察能力。这些印有的虽不过一厘米方圆,却将复杂、丰富的人形、动物表现得惟妙惟肖,匠师们游刃徜徉,从容自得,印面毫无紧迫杂乱之感。可以说,秦汉时代不单在文字印方面,肖形印同样也属巅峰时期。汉代肖形印和文字印一样,都是“写实”,没有刻意注重空灵小巧,而是沉雄大气,记录了当时社会生活现状,骑马、击剑、射击、打猎和耕作等,再现了当时的盛况。虽然是记实,但非常简约凝练,精彩绝伦。有时模拟人像仅仅是一个轮廓而已,但栩栩如生。肖形印谱中,最有意思的无疑是与体育运动相关的肖形印。

(图一)“蹴鞠”印。“蹴鞠”是古代最早的足球运动。宋代高俅因为球技高超而备受皇帝的青睐,一路攀升,飞黄腾达,最终却误国误民。就像李煜、赵佶不适合当皇帝一样,高俅也只能做个球星。从印面上来看,二人相对,图案大致对称,但细察之下不难发现差别所在,突出二人的不同动作,传神之极。

(图二)单人戏球肖形,较之(图一)线条块面粗壮而较柔美,加上印面为圆形,增添了流动飞扬的气息,身材袅娜曼妙,轻扬手臂,以指尖顶住球,飞速旋转,另一只手臂叉着腰,突出展示身材的流线型,十分流畅舒缓,令人叹为观止。

(图三)、(图四)、(图五)三印为一组二人相背戏球印。毫厘之变,各有神采。从总体上看皆呈对称结构,也可以看出对称乃是传统审美中的重要元素,但又时时注重打破绝对对称的关系。三印中两人,每印都是一大一小,(图三)可能是一对父子,(图四)是一对姐妹,(图五)是一对夫妻,二人相戏,其乐无穷,由此可见当时球类运动兴盛的状况。

(图六)、(图七)、(图八)一组舞蹈印。手舞足蹈,载歌载舞,可以抒发表达快乐心情,时至今日,每逢节日或喜庆之事,仍然要通过歌舞的形式来加以庆祝。(图六)有些夸张,突出宽大的袖袍,起落之间似乎有说不尽的喜悦之情。(图七)轻舒长袖,线条较柔美,其中一人或鼓笙和之,配合默契。(图八)有众多舞者,其中尚有抚琴伴奏者,两手高高举起,可见当时的热烈程度,必定是大丰收或者军队凯旋归来。

(图九)与(图十)相对前几方所表现出的大众化集体运动而属个体家庭性质。(图九)形如一人在奏琴,坐在脚后跟上,因为当时还没有发明椅子。左上方形如一仙鹤,有临泉高士的形象,示人以闲云野鹤的美境,可以联想到“高山流水话知音”的典故,好不自在!(图十)则是一家三口尽享天伦之乐,玩跷跷板游戏的情形,可以想象出孩童乐不可支的天真笑容,“最喜小儿无赖”。跷跷板在印面中就是一根斜放的木板,一块作为支撑点的石头,如此简洁明快,却又传神入微,不禁感叹钦佩先民的高超技艺。

古属冷兵器时代,长年征战,多有攻伐,必定要多加操练,方能提高自身战斗力。士兵们有多种体育运动项目,提高自身素质。

(图十一)骑射印,观之不禁想到苏东坡的名句“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”

(图十二)击剑印。棋逢对手,虎视眈眈,各不相让,双方身体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,宛如紧绷的弦,一触即发,展开厮杀。

(图十三)伐鼓印,是征战出发或以致庆贺的号角,擂鼓助威。

(图十四)和(图十五)角抵肖形,一为摔跤,一为对搏。前者十分传神生动,一人双手抬高,一腿屈,一腿伸,欲抓另一人发髻,另一人则弯腰弓背,毫不相让,用手抓住对方伸过的腿,企图掀翻对方的身体。(图十五)则改远攻为近搏,二人扭成一团,互不相让,酣战之中,旗鼓相当,最终要一决雌雄。

(原标题:鹤舞之姿)

来源:北京晚报

编辑:TF021